我家大白有點娘 他家小兔有點man...
這種怪異卻出乎意料協調的組合已經和平相處了
從國中開始就很喜歡喝純喫紅茶;幾乎是每天一瓶的天天像便利商店報到。
五年前的我看到這篇小說還會幻想著自己正是那位純喫茶小姐並等的他的關東煮先生來展開一場愛與冒險的旅程...(茶)
純喫茶女孩】作者:未知(請提供)

我掙扎著從溫暖的被窩裡起來,撐著快要瞇成一條線的眼睛快速的換掉身上的睡衣,穿上外出服。我必須到7-11去一趟,否則,今晚肯定是不能睡了。你一定會問我為什麼。我只能說,這個……我自己也無法解釋。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晚上睡覺我一定要塗上護唇膏才睡得著,不然就會覺得嘴唇乾乾的,好像隨時都會龜裂一樣。那種感覺很不舒服,而且,就算是喝了再多的水,好像還是無法維持唇間的溼潤度。所以,我的床頭一定會擺上一支護唇膏。可是今天,我的護唇膏卻離奇失蹤了。我怎麼翻遍房間,就是找不到我那支「小護士護唇膏」。為了不讓「痛苦指數」持續增加,為了讓我有個好眠的夜晚,我決定頂著刺骨的寒風,到樓下的7-11去買支護唇膏。還好,7-11就在樓下而已,不然,這麼晚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買護唇膏,這個時候,真想學廣告唱句:「有7-11真好。」

我住的這條街上,是男生們號稱的「天堂」,因為這裡會有成千上百的女生出沒,環肥燕瘦皆有,可以任君挑選。沒錯!這裡就是男生趨之若鶩的「女技街」(「台南女子技術學院」正是在此),我不是唸「女技」的,我是南台的學生,但我住在這裡,因為食衣住行方便的緣故。我租在「女技」對面的 "和美大廈" ──一個房租貴得嚇人,管理員伯伯也嚴得不像話的地方。可能是因為大廈裡住的幾乎都是女學生的緣故吧!管理員因此管制得特別嚴格,凡是只要是〞男〞的要來訪客,管理員一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從「你叫什麼名字」到「什麼時候要走」一句一句的問,問得鉅細靡遺,好像怕你是要進去犯罪一樣,而且,就算你通過了他的盤問,他還是會要你留下身份証件才能進去,即使是學生家長也不能例外。不過,住在這裡有一個好處,就是「食衣住行,樣樣便利」。不信,你可以來看看。

雖說這裡是「男人的天堂」,但對我來說,卻是地獄。你們以為女生都是很溫柔,說話總是輕聲細語,身上永遠一塵不染,並且,走過身邊時,身上還會飄散著淡淡的髮香味嗎?我不能否認,確實有這樣的女生,但那是在男生面前。在只有女人的世界裡,以上舉例都是不存在的。因為,你大概沒見過女生和管理員在三更半夜互相叫罵的情景;你大概沒見過女生的房間亂七八糟,像剛打完世界大戰時的情景;你大概沒見過女生的浴室堆著一堆未洗的臭衣服、臭襪子的情景;你大概沒見過女生邊看電視邊大笑拍桌兼挖鼻孔、摳腳指甲的情景……可是,我卻見過,因為我活在女人堆裡。所以,知道女人的世界其實是跟男人沒什麼兩樣的,私底下,都是雖愛乾淨,卻不怎麼愛整理的人。因為,「天堂」只是假象。「天堂」背後的真象,會讓你倍受打擊。

……扯得好像有點遠……現在,把故事拉回主題。

我住的地方,樓下正好有間7-11,不遠,只要走出管理員室,向右轉,走幾步路就到了。我拖著沈重的步伐,頂著刺骨的寒風,來到7-11。選好護唇膏,結完帳後,我轉身準備要走回宿舍。『啊!』我聽到我背後傳來一個慘叫聲。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是不太清楚,因為我腦後沒有長眼睛,不過,我彷彿是撞到了某種東西,而依當時的案發現場看來,我好像真的闖禍了。我看著躺在地板上的黑輪、米血及玉米……還有站在我身後的男生。「啊!對不起。」原來,我是撞翻了人家的關東煮,背後的衣服有一小部分濕掉了,那個男生的手及肚子附近的衣服也濕了,不過我看,最難過的應該是7-11的店員吧!因為他們必須為我們這個小不心的「錯誤」善後。『妳有沒有事?』男生從口袋裡摸出幾張面紙,遞了二張給我。「沒事,你要不要緊?」他的手應該有被燙到吧?!不痛嗎?居然還先問我有沒有事。他搖搖頭,『不要緊。』「這個……」我指著地上〞死不瞑目〞的關東煮:「我賠你吧!」『啊!不用不用。』透過眼鏡鏡片,我發現他有一對好漂亮的眼睛。『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妳的。』「可是……」對ㄏㄡ,如果他沒來撞我,我怎麼可能弄翻他的關東煮?而且,我也沒有往後退啊!我只是結完帳,沒有馬上離開,還站在櫃檯前折發票,那我怎麼會撞到他咧?『是我自己想事情想得太入迷,才沒留意到妳還站在前面的,所以不是妳的錯。』他的笑,有種陽光的感覺。「喔!ㄚ可是……」聽他這麼一說,雖然錯不在我,但我怎麼會有種內疚的感覺啊?好像真的是我去撞翻人家的關東煮一樣。『真的不用。對不起喔!害妳的衣服也濕了。』「喔!沒關係啦!只有一小塊而已。」好吧!他說不用,那就不用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有錢,我只是一個可憐的伸手牌學生而已。「那……拜拜。」我說。『嗯!再見。』他說。奇怪!我幹嘛跟一個陌生人說「拜拜」啊?!更奇怪的是,他還回我咧!

厚!我一定是前輩子作了太多壞事、積了太少陰德,才會每次好康的都沒有我的份,歹康的就會碰到一籮筐。就像現在!因為我和我的二個室友 ──大朱及小珠在看電視,看著看著,大朱突然嚷著說要喝「純喫茶」,被他這一說,我和小珠也覺得渴起來了,但都沒有人願意去買,於是我們決定用猜拳的方式來決定是哪個倒楣鬼去跑腿。然後,我就邊咒罵,邊往門口移動去了。因為……我又輸了……拿了三瓶純喫茶,經過關東煮區時,我竟然又看到昨天那個男生。『嗨!好巧啊!』他先開口,原來,他早就先看到我了。「對啊!好巧。」我附合他。「你又來買關東煮啊?」『嗯!』他還是一根黑輪、一根米血、一根玉米。「……」我突然覺得氣氛陷入一陣尷尬之中「那……我先走了喔!拜拜。」我實在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畢竟,他只是一個陌生人,在陌生人面前,我的話一向不多。『喔!好,拜拜。』他不忘丟給我一個迷人的陽光笑容。

之後,我幾乎每天只要是晚上11點15分左右去那間7-11,就會碰到那位「關東煮先生」。為什麼我會這樣稱呼他?因為他每次都只買關東煮,而且,固定只買一根黑輪、一根米血、及一根玉米。「7-11的關東煮真的有那麼好吃嗎?」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他。去7-11買吃的東西,對我們這些窮學生來說,是很奢侈的,所以,我只吃7-11販售的純喫茶,其餘的一概不碰。『老實說,』他壓低聲音,因為旁邊有個店員正在翻弄茶葉蛋。『並不怎麼樣。』「那你怎麼那麼愛吃關東煮啊?」我也壓低嗓音。『那是被廣告害的,妳看過7-11的關東煮廣告嗎?拍得好像真的很好吃ㄏㄡ?所以,我就來了。』「可是,你已經知道關東煮 "不怎麼樣"了啊!怎麼還那麼愛吃?」『肚子餓咩!沒有辦法,7-11的東西很貴,我又不想吃泡麵,只有關東煮我可以接受,因為可以喝很多湯,有種〞賺到〞的感覺,就像買一送一一樣。』「喔!」我點頭,雖然不怎麼認同他的說法。我想,他應該是住在這附近吧!不然,依照7-11在台灣充斥氾濫的程度,他不致於會大老遠跑到這家店來消費吧!況且,這間店的東西也沒有比較便宜。我和他,現在已經有點像朋友了,見了面會聊一下天,談的也是些稀鬆平常的話題,比如「寒流又來了」、「學校的考試題目又臭又長又難寫」……之類的,除此之外,我們對彼此還是一無所知。不過,就像達成共識一樣,我們每天都會在7-11見面。有時,我會晚點到,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怎樣,每當我晚到時,就會看到他站在門口,捧著熱呼呼的關東煮盒發呆。對於我每天都到7-11報到,大朱和小珠都覺得有點陌名其妙,質疑我怎麼會從愛逛「屈臣氏」變成愛逛7-11;但是質疑歸質疑,她們可樂得咧,因為多了一個免費的跑腿小妹,而且,只要時間一到,我還沒有出門,她們還會好心的提醒我說:「已經11點15分了喔!」每次我要出門,她們就開始交待吃什麼東西、要買什麼雜誌;我不願歸不願,還是很有「室友愛」的幫她們買東西回去。

和「關東煮先生」更熟了一點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就住在這附近,不過,也是租的,因為他同學的緣故。他是成大的學生,本來是要租在成大附近就好,但他同學說服他來這裡住,因為他同學的父母在「和美」買了一層公寓,是專門租給學生住的,剛巧他同學考上成大,他父母就叫他來住在「和美」,他一個人住無聊(因為他同學家在高雄)就叫「關東煮先生」搬過來跟他一起住,房租也只意思性的收一千元。真是有夠便宜的,像我住的地方,套房一間要五千元,一般房間少說也要三千五百元以上;一千元?真是打著燈籠沒得找的便宜。不過,雖然一樣是「和美」,但他跟我住在不同棟,他住在外圍那一棟,沒有囉嗦的管理員伯伯。他常跟我說到他和他同學發生的一些趣事。偶爾,我也會跟他提到大朱和小珠的事。有一次,他突然問我:『妳可不可以跟我說妳的名字?我總不能一直叫妳〞嗨〞吧?』「我叫 "落玉盤"。」『啊?駱什麼?』他沒聽仔細。「落玉盤啊!」『駱ㄩˋ ㄆㄢˊ……好特別的名字。』他說得有點心虛。『怎麼寫?』「就是〞大珠小珠落玉盤〞的落玉盤咩!」我笑,因為看到他變化萬千的表情,從疑惑、吃驚到好奇。『好奇怪的名字。』我相信,這才是他心裡真正要說的話。「因為我室友的緣故,她們一個叫大朱,一個叫小珠,我就變成落玉盤了。」『喔!』接著,他大笑起來,好像我說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一樣。後來,他沒再問我名字,因為,他開始叫我「落玉盤小姐」。

漸漸的,我們越來越熟了,已經熟到那種說話說到好笑的地方,會不顧形象的拍打對方的背的地步(我是說我啦!他當然不敢拍我的背啦!笑話!被他那強而有力的鐵沙掌打到,我不內傷才怪。不過,他會〞突〞我的頭,罵我 "白痴")。我們還是不知道彼此的真正姓名。不知怎麼的,在平常的時間裡,我開始會想到他這個人。我的心有個缺口,一直以來,都是我心中最沈的痛,但是,他的影子一點一滴的填補了這個缺口,讓它不再少了一個角。當我驚覺到他在我心中的份量時,情愫的種子已經植得很深很深了,深到一個連我都無法預測的程度。這樣的感情,令我很恐慌。因為充滿了許多的不確定性。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孤擲一意的投入……我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場單向的苦戀……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上天安排來的緣份……我不確定我是不是他所想要的那一個人……我什麼都不確定。我也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我的心卻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我喜歡他……他的聲音、他陽光式的笑、他深楬色的眼睛、他薄而柔軟的唇、他濃密的黑的眉、他挺而剛毅的鼻、他低沈溫柔的嗓音……他的一切一切,都是我的眷戀。

今天,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在11點15分來到7-11。只是,心情變得異常沈重。原來,喜歡一個人,是很累人的一件事。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因為他害我失眠了三天,積欠的睡眠債,讓我看起來很沒有精神,偏偏我又是很重睡眠的人,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落玉盤,妳怎麼啦?』他的心情顯得十分陽光,與我這裡的烏雲密佈成了強烈的對比。「沒啦!」我喝著我的純喫茶。『妳跟扒扒熊成拜把啦?』他竟然取笑我。還不都是你害的!我努努嘴,不說話。『幹嘛?』我搖搖頭。『那妳幹嘛不說話?真不像妳。』他如果不是一個很聰明的男生,懂得在別人心情不好時說些話逗對方開心;就是一個蠢不拉嘰的笨男生,因為不懂得察言觀色。我不是不說話,我是 ── 無話可說。『妳聽過一句話嗎?』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沈默是一種傷害,所以……』他突然住口。所以什麼?如果他是要誘我說話,那麼他成功了。「怎樣?」我忍不住開口。『所以,妳如果再不說話,我就要告妳傷害……還好妳開口了。』他又露出他那陽光式的笑容。我絕對不是花痴,我發誓!可是……現在我說這樣的話,大概沒有人會相信,因為,現在的我正用一種花痴般的表情出神的盯著他的笑臉看。『喂!妳今天真的怪怪的耶!』天啊!好丟人,居然被他看到自己的痴呆樣。『妳不會是感冒發燒了吧?』說著,「關東煮先生」竟然將他的右手手心放在我的額頭上。「沒有啊!妳又沒有發燒……」我嚇了一跳,直覺式的往後退去,頭卻撞到7-11的玻璃。

「好痛……」我哭喪著一張臉的摀著我的頭。『有沒有怎樣啊?』他又傾過身來,用手揉了揉我撞到的地方。我的心跳似乎漏跳了幾個節拍,因為他的傾近。不知怎麼的,我突然有種想逃開的念頭。我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溺斃在暗戀他的狂潮中。「你──有沒有女朋友?」我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就算了,難道連嘴巴也控制不住了嗎?『有哇!』太傷人了,他居然連想都不想。「喔!是嘛──」我趕快在快哭出來的臉上堆滿笑,不能讓這張藏不住任何心事的臉,洩露了我的祕密:「唉呀!這是一定的嘛!你長得不是像青蛙,要交女朋友也不是件多難的事。」我好像已經洩露出自己一直刻意隱瞞淡化的心事了。唉呀!唉呀!唉呀!好笨喔,妳!我騷騷頭,沈默了。『……』「……」『…妳…』「……」『妳…明天有沒有空?』我抬起眼,眼裡滿是疑惑。『我…我們明天晚上去四草大橋看煙火,好不好?』「明天是什麼日子啊?有煙火啊?我怎麼都沒聽說啊?」奇怪!明天又不是什麼重大的節日。『妳明天來了就知道了啦!』於是我們約好隔天晚上八點半在7-11碰面。

結果,當我一看到他所謂的煙火時,我差點暈倒。這位天才,居然拿了一堆仙女棒(還是特大號的那一種喔!),自顧自地玩了起來。『怎麼樣?很美吧?!』他一臉得意的。「嗯!」我東張西望:「怎麼沒看到煙火啊?還沒開始施放嗎?」『有啊!』「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在我手上啊!妳看,有煙又有火。』哇哩咧 ── 你欠扁啊?竟然這樣戲弄我。『要不要一起玩?』他不等我回答,硬塞了一根剛點燃的仙女棒給我。我拿著他遞給我的仙女棒,第一次被仙女棒點燃時的絢爛火花給迷住。感覺自己就像是個仙女,擁有無限的魔力。我把仙女棒指向「關東煮先生」,心裡默唸著:「讓他愛上我、讓他愛上我……」後來,他帶我到四草大橋北邊的沙灘上,將剩餘的仙女棒排成一個圓圈,讓我坐在圓圈裡,在他點燃所有仙女棒的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就像童話故事裡的仙度瑞拉,已經在魔法的包圍下,披上美麗的衣裳,穿好玻璃舞鞋,等待王子的出現。而我的王子,此刻正帶著笑,站在魔法圈外面看著我。那一夜,我們談了很多,他第一次跟我談起他的愛情故事。他有一個交往三年多的女友,目前在中部唸書,相隔兩地的戀情,讓彼此平靜的感情生活有了很大的波折,爭執竟成了雙方唯一的溝通方式。他曾嘗試著要去改善目前的困境,但她的言行舉止讓他有很大的挫敗感,即使如此,他還是捨不得拋棄多年的感情。在他眼中,我看到他對她的眷戀;她真幸福,可以擁有他完整的愛,卻不懂得珍惜。而我,明明愛得椎心,卻要刻意隱藏掩飾,漠視自己對他的傾心。我愛他,他迷戀她,三角式的愛情,註定要有一角必須隱退,否則只會亂了前進的步伐,減緩了奔向幸福境界的速度。我知道,該離場的是我。

我失戀了!

那天從四草大橋回來至今,已經過了二個星期了。「關東煮先生」也已經消失二個星期了。我還是每天晚上11點15分到7-11買純喫茶,但「關東煮先生」卻不再出現。這些天,我變得異常安靜,就連以往可以讓我哈哈大笑的「福州伯」也不能逗我笑了。大朱和小珠很擔心我,有一天我還聽到小珠在客廳跟大朱說:「我們帶她去看醫生,好不好?我怕她不曉得是不是有撞到頭,才會得了這種"失笑症" ……」我不是故意要讓她們擔心的,只是,心裡的悲苦太過龐大,已經淹沒了歡笑的能力了。我感覺自己的心原本補好的那一角又碎裂了,有種叫作〞寂寞〞的情緒,正不斷的從裡面漫溢出來。如果這是他選擇的表達方式,那我也只好接受,因為我無意成為別人情感世界中的第三者,這種奪取而來的幸福,會讓我不安;我不要這樣忐忑不安的感情。我知道,時間會治癒一切,即使現在痛得再怎麼巨烈,一旦久了,感覺會變淡,汨汨流著鮮血的傷口,也會結痂、脫落,只剩下疤痕。所以,我決定用時間來遺忘傷痛。

『妳又要去7-11啦?幫我買一包好自在回來。』小珠對著蹲在門口穿鞋的我說。「好!」我回應。雖然明知去了仍見不著他,但我依然改不了習慣。如果不小心又遇見他,我一定要笑得燦爛,不能讓他看見我的傷口。就在我要走進7-11時,左手臂突然被人拉住。是他!我不敢相信的眨眨眼,居然是他!『小姐!我想請妳喝純喫茶,可以賞個光嗎?』他瘦了一些,但陽光般的笑容依然沒變。我接過他遞過來的純喫茶,驀然發現他手上還拿著一瓶純喫茶正喝著。他……他不是不喝茶類的東西嗎?我想起他以前對我說過的話:『我不喝茶類的東西,因為不喜歡的緣故;但是,如果有一天我改變了我的原則,那可能是因為我喜歡上一個愛喝某種茶的女孩了。』難道…難道……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怕那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我發現我有喜歡的人喔!是一個愛喝純喫茶的女孩,因為太喜歡的緣故,所以,我消失了一段時間,去將前一段感情作個徹底的結束,花了幾天的時間沈澱自己的心情,然後以一顆誠懇、透明的心前來迎接她,歡迎她的進駐。』他看看我,接著說:『也許她不願意,也許她還沒準備好,但沒有關係,我只是想要告訴她,我想要當她的守護神,一輩子守護她的心,即使遭遇艱難困厄,也不棄不離……』我……有沒有聽錯?有沒有?我拖的魔法顯靈了嗎?仙女棒原來真的有魔法?我想笑,眼淚卻早了一步落下。是的是的,我也願意……願意一輩子不棄不離,一輩子守護著你……我說不出話來,只能拚命點頭。

他走到我身邊,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把我逗笑了──他說:『我愛喝純喫茶的女孩,卻 ──恨透了純喫茶的甜……我想,我下次還是吃我的關東煮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Q兔言兔語Q°╮

宅娜。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csarah
  • 蠻可愛的故事
    不過兔要是寫一篇跟大白版的會不會比這個更精采咧?!
  • 饒命吧...我可沒這麼好的文筆 :(
    倒不如由小豬您來代寫?意下如何?

    宅娜。小兔 於 2008/01/21 18:50 回覆

  • kcsarah
  • 妳是我的菜

    come on
    難道你不知道兔式文筆是我極少菜中的其中一盤嗎?

    (羞)

    ps:標題真的沒有其他譬如燒兔的意思,真的
  • 埃..談什麼文筆 T^T
    我根本就是白話的紀錄下來罷了

    還好不是在談燒兔的問題...不然我可能已經跑了

    宅娜。小兔 於 2008/01/22 09:35 回覆

  • cambrian
  • ︿︿

    我國中也是每天一罐純喫茶的女孩xd
    難道這是國中生的流行嗎xd
  • 也許是哦!!不過我只喝紅茶欸 =.=
    其實我假使回台灣也是每天買一瓶來喝的說...雖然喝了會胖///

    宅娜。小兔 於 2008/02/25 21:44 回覆